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业务研讨

审判工作行政化问题分析

作者:成园园  发布时间:2017-08-17 17:16:19


  摘  要:司法是维护公民权利的最后一道屏障,它不仅关系到公民的合法权利能否实现,而且更是人们理念的保障。深化司法改革,核心问题在司法权力运行必须去行政化。去行政化,就是要保证司法独立。“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确保司法公正高效权威,而现行审判权力运行中,却存在很多影响司法独立的因素,法院内外部的行政干预,让审判工作严重掣肘

关键字:审判行政化   原因分析  去行政化对策

一、审判工作行政化的原因分析

1、传统司法理念的影响。在中国几千年的封建法制史

中,国家统治者都集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于一身,州县一级的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合二为一,州县行政长官同时也是司法长官,二者在身份上重合。这一历史传统对我国当代的审判制度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彻底改变这种观念也非一朝一夕能够做到。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的经济不断飞速发展,司法改革也在缓慢进行着,但这种传统理念并没有随着模式的消亡而被掩埋,它以各种方式侵蚀司法权威,影响司法独立。[ ]

2、审判运行机制的错位。法院内部的庭长、院长逐级

审批案件制,是审判工作中常见的做法。具体表现为:案件受理后的立案、诉讼费的减免缓等需要立案庭庭长的审批;分到庭室后,案件适用程序、延长审限等事项也需庭长审批;案件的审理结果要经过庭长、院长层层审批、个别重大疑难的案件要提交审委会讨论决定。法律赋予的审判权被破解为“审权”与“判权”分离,“审权”属于法官,而“判权”却转移和让渡给行政长官的院长、庭长。

3、社会经济发展的制约。我国的社会主义社会还不够

完善,社会权利和国家机构的分配与设置没有为司法独立提供良好的空间,社会各阶层还处在物质追求时期,对国家的法制建设参与意识不高,习惯于现有的行政管理,,另一方面,在经济不够发达的今天,司法权一定限度上成了争利利器,使得司法极易行政化,司法独立面临的障碍重重。

二、审判工作行政化的弊端

    1、缺乏法律的支撑。《法院组织法》、《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规定的审判组织是独任庭与合议庭、《行政诉讼法》也只规定了合议庭的审判组织。庭长、院长的职责一般只是负责审判内部管理方面的工作,若要对案件行使决策权,必须以审判员的身份参加独任庭或合议庭,若不是案件的独任审理员或合议庭组成人员,就无法对案件的审理结果进行干预。因此,办案人员之外的庭长、院长逐级审批案件,并没有相关的法律依据。

    2、降低审判效率。层层汇报、审批使得更多未参与庭审的人参加到案件的审理过程,这种集体决策模式虽有利于发挥集体的智慧,限制个别法官的舞弊,但层层审批、汇报这种民主化、集体化、分散化的决策过程,突破了独任法官或者合议庭负责制,带来的后果是责任分散甚至是无人负责的权责分离矛盾,并因此导致层层推诿,降低审判效率。

3、不利于案件责任追究制度的实施。一个案件在审理过程中经历的环节越繁,插手的人越多,责任的落实就越分散,常常是多人无责,集中负责,甚至无人负责。案件遇到问题后,无法直接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造成案件质量问题无人负责的局面。只有坚持审与判、权与责相统一,实行“谁判案谁负责”的监督机制,才能将错案责任追究制度落到实处。

4、破坏司法的公信力。审判工作行政化容易出现以权代法、以言代法的情况,不符合审判独立、居中裁判的司法本职要求。人情案、关系案的盛行,个人意志凌驾于法律之上,严重干扰独立审判,使案件的审理偏离正确的轨道,造成案件处理不公正,使社会群众丧失对法官、法院甚至法律的信任,严重影响司法的公信力。

5、不利于社会的和谐稳定。司法是群众利益的最后一道屏障,群众的合法利益若通过司法途径不能得到有效的维护,群众往往会选择通过一些过激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近年来,缠诉、缠访、上诉、上访的情况屡见不鲜,不仅给法院的正常工作带来很大的影响,也不利于社会的和谐稳定。

三、影响司法独立的因素

    1、影响司法独立的外部因素

    (1)纪检部门对司法审判的干预。我国实行一党执政,执政党对司法审判的干预也是多方面的,其中之一就是纪检部门,也就是纪检委。纪检委不仅对党员进行纪律方面的监督,甚至对于党员的违法犯罪问题进行直接干预。这实际上是司法部门职责所在。

    (2)政法委对司法审判的干预。在实际司法审判中,政法委也经常干预司法审判,这严重影响到了司法独立。政法委与法院有着不同的利益,对同一案件的处理上有着不同的利益关切。在进行案件审判时,往往间接地体现着不同利益集团的利益,而没有体现出法律的合理公正性。

    (3)地方政府部门对司法审判的干预。法院系统的人、财、物都由地方政府管理。这就导致了法院的司法审判常常受制于政府部门的利益,从而影响到司法独立性。

    2、影响司法独立的内部关系

    (1)审判委员会与合议庭。我国行使审判权的主要形式是审判委员会,合议庭和独任庭,三种组织形式之间未形成明确的职责范围。在实际审判过程中,审判委员会并未参加合议庭,不能充分了解双方当事人的辩论及举证情况,只是依据审判长的报告就对案件作出判决或裁定,庭审往往就会成为走过场,真正参与审判法官没有决定权,而实际决定权却掌握在庭外的审委会手中。以致造成了“审者不判”、“判者不审”的现象。

   (2)上级法院与下级法院。上级法院与下级法院之间是领导与被领导、监督与被监督的关系。但在审判实践中,往往是下级法院在审理案件时,一旦遇到了疑难、复杂问题,以请示法律问题为由与上级法院商量裁判结论,向上级法院请示,造成了诉讼效益下降。

3、法官的待遇保障不充分。在我国现行司法体制下,司法独立一个重要障碍是经济保障不足,财政供应体制不顺。法官的待遇低,在司法活动中可能获得的非法利益与其合法利益相比诱惑太大,易于影响其廉洁与公正,也使司法独立受到损害。

四、审判工作去行政化的意见和建议

    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要“健全司法权力运行机制。优化司法职权配置,健全司法权力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机制,加强和规范对司法活动的法律监督和社会监督。改革审判委员会制度,完善主审法官、合议庭办案责任制,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明确各级法院职能定位,规范上下级法院审级监督关系。”其中不难看出,当前司法权力运行机制中存在的最大问题是如何使司法职能和责任归位,在法院内部则主要是突出法官主体地位的办案责任制的落实和法院审级监督的规范。

    1、改变党对司法的领导方式

    明确党对法院工作的领导主要是政治上领导,是政治方向、大致方针、政策路线和组织上的领导,而不是对具体审判业务的领导。各级党委要改进和完善对法院工作的领导体制和领导方式,并自上而下作出相应规定,变横向领导为纵向领导,淡化政法委的个案监督,并努力从具体的司法事务中解脱出来,实现党的领导科学化与司法独立的双重功效。

     2、加强法官依法履职保障。

由地方行政机关拨款改为国家财政统一拨款,避免司法机关在财政上受制于地方;改革法院的设置,将法院设置由按行政区划设置转变为跨行政区域设置,明确划分地方法院与中央法院两大体系,组建可以超越地方利益的中央法院、大区法院。探索建立与行政区划适当分离的司法管辖制度。具体措施是,通过提级管辖和指定管辖,确保行政案件、跨行政区划的民商事案件和环境保护案件得到公正审理。

    3、保障人民法官的独立地位。

    为了保障审判权的真正独立,应逐步赋予主审法官一定程序的自主权,改革内部审批制度,强化合议庭的审判职能。“四五纲要”中明确提出,改革裁判文书签发机制,主审法官独任审理案件的裁判文书,不再由院、庭长签发。强化合议庭职责或扩大法官职权主要针对的是审判分离的做法。审判分离,权责无法统一,无法真正贯彻法官责任制,错案追究制度难以执行。由于大家负责制在事实上形成了无人负责的局面,容易培养依赖情绪,无法激励审判人员认真负责、公正无私、积极进取的精神,因此我们应该强化合议庭职能,放权给审判员。建立主审法官联席会议及专业法官会议制度,发挥资深法官“智囊团”作用,为合议庭在遇到疑难案件意见不一致的情况下提供技术支撑。

    4、建立、健全错案追究制。明确司法人员职责和权限。按照“谁审理、谁裁判、谁负责”的思路,明晰责任承担。避免不当的“个人责任”取代“共同责任”,又要防止“集体责任等于无人负责”的奇怪现象。对上诉、抗诉、申诉案件中出现的错案,党委、人大和社会各界监督发现的错案,本院监督检查发现的错案等,追究直接责任人员的责任。包括刑事责任、民事责任、行政党纪责任、经济处罚责任等。对受过处罚的干警,取消评优评先资格。

5、院庭长回归审判席

    院长、副院长、庭长、副庭长作为“官员”存在,久而久之淡化了“法官”的身份,案件审理“审而不判、判而不审”广受诟病。各级法院院长、副院长亲自审理案件,能有效推动法院审判工作去行政化。法院领导回归审判席,需要思想观念上的回归,需要自身定位上的回归,更需要能力水平上的回归。一方面,在配备法院领导时,首先要着眼于候选人的法律知识和职业资格,而不是考虑级别的对等;另一方面,要加强长期脱离审判一线的院长、庭长们的业务培训,脱掉“官气”,真正以高水平的审判质量发挥示范指导作用。    

6、改革裁判文书的签署机制。现阶段,裁判文书需经庭长、主管院长依次审核签发才能印发向当事人送达,这不仅降低了办案效率、也给其他人员在各环节插手干预案件提供了可能。对于独任法官审理案件形成的裁判文书,应由独任法官直接签署;合议庭审理案件形成的裁判文书,应由承办法官、合议庭其他成员、审判长依次签署,审判长作为承办法官的,应审判长最后签署。审判组织的法官依次签署完毕后,裁判文书即可印发。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的案件以外,院长、副院长、庭长对其未直接参加审理案件的裁判文书不再进行审核签发。这样可以减少法院内部人员对案件的干预,促进审判人员司法独立。

7、对司法活动进行舆论监督。在微信、微博、报纸、电视等平台对案件审理进行报道,保障人民群众充分的实行对司法的了解权,监督权,对违法违规办案的情况进行监督和举报,促进司法公正,确保司法独立,有效防止和纠正司法腐败。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